莫要再說方才那樣的話了

作者來源:fghy       發布時間: 2018-09-29 09:30
導讀:安王殿下前來 就為了給五姑娘煎上壹副安神的藥? 江舜說要離開,便當真帶著人走了。 下人們恍恍惚惚。 這二人就在廚房裏浸了壹身的藥味兒出來,就這樣便完了? 也實在實在令人稱奇了。 蕭七桐拿著剩下的紙包,回到了屋中。 樂桃低聲道:姑娘,外頭桌子上似乎還有大公子送來的東西。 唔,是什麽? 像是吃的。 那妳拿去吃了罷。 樂桃動了動唇,最後還是點了頭。 總歸姑

安王殿下前來……
  就為了給五姑娘煎上壹副安神的藥?
  江舜說要離開,便當真帶著人走了。
  下人們恍恍惚惚。
  這……二人就在廚房裏浸了壹身的藥味兒出來,就這樣便完了?
  也實在……實在令人稱奇了。
  蕭七桐拿著剩下的紙包,回到了屋中。
  樂桃低聲道:“姑娘,外頭桌子上似乎還有大公子送來的東西。”
  “唔,是什麽?”
  “像是吃的。”
  “那妳拿去吃了罷。”
  樂桃動了動唇,最後還是點了頭。
  總歸姑娘如何吩咐,她便如何做就是了。
  *****
  江舜出了蕭家後,便往皇宮去了。
  只是在宮中恰巧遇上了項詩鳶。
  項詩鳶朝他福了福身:“殿下身上是什麽味兒,好聞得緊。”
  江舜神色便要冷淡些了:“藥味兒。”
  藥?
  誰病了嗎?
  項詩鳶眸光壹轉,突然想到了某個人。
  剎那她的臉色便白了壹分。
 
 
第27章 好狠的心
  江舜並未有要與項詩鳶多言的意思, 他越過項詩鳶,便往前頭的宮殿行去了。
  項詩鳶沒想到他會如此冷淡,也只有楞楞地瞧著他走遠。
  待江舜的身影徹底從眼中消失,項詩鳶身邊的宮女方才不輕不重地出聲道:“如今安王殿下訂了婚事。”
  項詩鳶擡頭看向那宮女。
  便聽那宮女接著往下道:“姑娘日後便還是避著嫌,莫要再說方才那樣的話了。”
  這話壹出, 項詩鳶的面色便更見白了。
  這宮女乃是皇後身邊伺候的人物。
  她說的話, 項詩鳶自然不得視作等閑耳旁風。
  項詩鳶咬了咬唇, 想到家中人萬般囑咐的話, 目光壹閃, 隨即點了下頭。
  ……
  江舜是去向項皇後請安的。
  項家多出貴女。
  他們家養出來的姑娘,大都端莊得體、滿腹詩書, 於是便接連出了兩個王妃, 壹個貴人,和兩個皇後。
  如今的項皇後,乃是項家大房的長女。早在宣正帝還是宣王的時候,她便嫁進了王府。只是項家姑娘大都福祉薄,若非早早亡逝,便是壹生孤獨、產不下壹子半女。
  如今項皇後膝下便沒有子女。
  因而她便總召項詩鳶進宮來陪伴。
  按規矩,如今蕭七桐與他定下了婚事, 更見過了母妃。
  再不久, 項皇後便該要請她進宮來了。
  那時便當是太皇太後、皇太妃同項皇後壹並見她。
  江舜腦子裏填滿了蕭七桐的模樣,纖弱, 風若是吹得大些, 怕是還要將人刮走。
  想來想去, 都該先將宮裏頭的麻煩剔除了,再等蕭七桐來見她們時,自然也就沒什麽可畏懼的了。
  ……
  江舜踏進鳳鸞宮時,手裏捧了個匣子。

上一篇:不處理好國內呈現的保時捷迷幻蘑菇主要成分是       下一篇:没有了


閨房覓網-高端迷藥 迷昏藥 聽話水商城,正品原裝進口,全場3折起 催情水 性藥 迷藥 迷藥, 迷昏藥, 聽話水,